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新车评网   作者: XCP徐志杭 +关注   2022-05-09   评论 (0)

近日,江苏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阿里拍卖平台上更新了一则关于“江苏S公司”的拍卖信息,起拍价约 23.78 亿元,将于 2022 年 5 月 30 日公开拍卖。

从拍卖的公示图片中,这个所谓的“江苏S公司”其实就是江苏赛麟汽车,根据拍卖信息显示,此次拍卖的为赛麟汽车位于如皋市城北街道镇南社区5、6、7、8组,双龙社区7、12、18组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建筑物和所涉及的机器设备、生产线、流水线等资产。

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除电瓶叉车、IT部门的交换机及监控系统等设备已使用,且一台2吨电瓶叉车电池存在漏液情况外,其余均未开始使用”,这些设备99%全新。

显然,赛麟汽车根本就没想过好好造车,由始至终这就是一个空手套白狼的大骗局,布局者是江苏赛麟前董事长王晓麟,一位卷走66亿利“润”去美国却声称买不到机票回来的华人律师——原来他是吃法律这口饭的。

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王晓麟1989年获得湘潭大学法学学士学位,1991年王晓麟放弃法院的金饭碗,接下来的几年去了美国的俄亥俄大学以及杜克大学深造,1999年王晓麟便获得了法学博士学位,这一年,他仅仅29岁。

博士毕业后,成绩优异的他受邀到美国颇负盛名的纽约佳利律师事务所工作,开始专注于金融领域的法律问题,在积攒了几年丰富经验之后,2001年王晓麟转投美国历史最为悠久的纽约凯威莱德律师事务所,并在2004年成为该律所历史上的第一位华裔合伙人。

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偶然之下,美国一项名为EB-5的移民投资政策引起了王晓麟的关注——通过美国审核的外国投资者,向合格企业投资50-100万美元,就有机会拿到美国的永久居留权。假如左手有一家公司,右手做移民生意,那就可以一边赚钱,一边给公司融资了。

但相应的,这家“合格公司”必须创造就业机会,融资越多,岗位就要越多,并且“合格公司”的门槛不低。

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这时候,仰融找到了王晓麟,老相识了。

仰融,毕业于西南财经大学,拥有经济学博士学位的他,在1992年成功带领华晨中国登陆纽交所,一举达成纽交所中国第一股。2001年前后,华晨汽车欲收购英国的罗孚汽车,仰融就找了王晓麟来担任本次收购案的“领队律师”。但在2002年,仰融因为“华晨案”远遁美国,罗孚汽车收购案也随之告吹。

王晓麟正愁才有一家“合格公司”,仰融的到来无疑是天降甘霖,两人一拍即合,在美国合伙成立新公司,打算合伙做移民生意。然而,两个人实际上貌合神离,很快就因利益分歧而对簿公堂,最终仰融离开,将所谓的“HKAC”公司控制权留给王晓麟。

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在美国从事法律,王晓麟结识了很多美国政商界的大人物。2007年,王晓麟结识到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前主席特里·麦考利夫,此人曾担任过比尔·克林顿和希拉里的总统竞选委员会主席,也曾提拔过奥巴马。

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随着王晓麟和仰融关系的破裂,王晓麟在2008年找到了麦考利夫,EB-5项目能为美国带来就业岗位,无疑能为麦考利夫的竞选带来更多的筹码,此时麦考利夫手上又有一家混合动力汽车公司,于是王晓麟将HKAC和这家公司合并,双方各取所需,王晓麟做他的移民生意,麦考利夫挣他的竞选筹码,而这家新合并的公司叫作GTA(Green Tech Automotive)。

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但是这时候GTA公司只有混合动力车型,不符合当时候美国的新能源的发展需要,所以王晓麟很快就物色上一家位于中国香港的EuAuto本土公司,该公司旗下拥有一款名为My Car的低速电动车。2010年GTA花费1600万收购EuAuto,并把My Car引入美国。

随后,王晓麟向美国政府承诺将提供巨量的就业岗位,密西西比州上当又给钱又给地。工厂搭建完毕后,王晓麟还为My Car举办了盛大的发布会,并邀请了美国多位政坛要员亲临现场并试驾新车,GTA随之声名鹊起,王晓麟的移民生意也籍此“一路绿灯”。

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2009-2013年期间,GTA向有意移民美国的华人收取不菲的费用,累计获利1.295亿美元。但在2013年,希拉里落选,麦考利夫算盘落空,随后他选择退出GTA一心从政,王晓麟成为了GTA的实际控制人,离开了麦考利夫在政商界上的庇护,GTA举步维艰。

GTA成立的几年里,王晓麟只想通过移民政策捞钱,My Car只是他承诺就业岗位的背书和烟幕弹,汽车工厂压根就没有运作起来,所以很快就被美国政府盯上。

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但My Car的技术并不成熟,所以它是没办法量产的,王晓麟得想办法再收购一家汽车公司来做“烟幕弹”,但后续的收购并不顺利,王晓麟GTA的骗局在被调查之后很快就跃然纸上。

GTA的败露意味着王晓麟根本没办法达成EB-5移民计划中的要求,所以美国移民局拒绝给GTA投资者绿卡,密西西比州也要求王晓麟返还此前的贷款及相应的利息,但王晓麟毕竟是大律师,他用高超的手段巧妙地退出GTA,并且还连带着将移民投资者的钱顺走,只留下一堆烂摊子给投资者们。

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GTA让王晓麟食髓知味,随后他把目光转向中国,此时中国正值新能源造车的风口,这次王晓麟的胃口明显比之前大多了。

王晓麟故技重施,打算先整一个汽车品牌作为背书,这次他选择的品牌是SALEEN。SALEEN创始人是Steve Saleen,被美国媒体称为“美式超跑教父”。最开始的他是一位赛车手,1982年他驾驶由自己改装的福特野马参加了SCCA赛事,并率领车队夺取了从车手到车队再到赛车制造商的全部冠军。

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赛而优则造”,1983年他便创立了SALEEN品牌,后续推出了包括SALEEN SSC、SALEEN S351和S281系列和SALEEN S435在内的一系列改装车,但最著名的当属在2000年推出的SALEEN S7。SALEEN品牌名声在外,也曾是电影的常客,在《冒牌天神》、《狂野时速》、《钢铁侠》、《极品飞车》等好莱坞电影中都可以看到它的身影。

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但造跑车显然是个天坑,极难盈利,运营不到位的SALEEN每况愈下,2013年,SALEEN品牌被曝出即将要破产,账面资金只有7261美元,在外还有数百万元的欠款。王晓麟趁低吸纳,用50万美元的低价就收购了SALEEN品牌的知识产权、品牌使用权和全球代理权等关键授权,这不仅让王晓麟暂时躲过了美国政府的调查,也让他之后在中国的骗局有了背书。

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2014年,王晓麟将SALEEN品牌引入中国,SALEEN S7和My Car亮相北京车展,瞬间引来多方关注,更鸡贼的地方在于,王晓麟为了更好地讲故事,还把SALEEN品牌注册成“赛麟”,而此前,SALEEN品牌在中国一般被称为“萨林”。

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面对多方抛出的橄榄枝,王晓麟最终选择了江苏如皋市。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牵线王晓麟和如皋政府的关键人物——庞青年,这位相信大家也很熟悉,就是他一手炮制“水氢汽车事件”。

王晓麟和庞青年,简直是梦幻联动。

虽然此前多地政府曾接触过王晓麟,但汽车生产资质是王晓麟造车路的一座大山。庞青年知道王晓麟需要生产资质后,表示愿意借出自家青年汽车的生产资质来作为利益交换。

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庞青年曾多次被列入失信人名单,但他也想从新能源造车的风口中捞钱,江苏如皋政府从2010年后便致力于发展新能源汽车,有政策有钱有地,所以庞青年一直都想在如皋市建厂,但他此前牵线的项目一个都没成,直到王晓麟的到来。

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有了生产资质,王晓麟的赛麟汽车很快就得到了落地。2016年,王晓麟与江苏如皋市签订了赛麟项目的落地协议,成立了江苏赛麟。王晓麟提出要100亿才能实现量产落地,如皋市政府拿出了33亿,剩下了67亿理应由王晓麟拿出来,但为此王晓麟在2016年注册了如皋积泰、南通威蒙、南通狮迈、如皋萨林四家公司,以技术出资作价66亿入股江苏赛麟,并不实际出钱。

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后来王晓麟一直想通过融资的方式获得更多的资金,但金融市场上个个都是“人精”,只要稍微查一下王晓麟先前在美国的所作所为就知道他并不可靠,所以王晓麟在国内的融资之路一直都不畅通,只有一家A股上市公司南宁八菱科技在2017年的时候表示愿意出资20亿收购江苏赛麟的部分资产,并尝试重大资产重组,但最后因中美贸易战的不确定性而搁浅。

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融资失败之后,王晓麟又用技术出资的股份和设备抵押,向南通嘉禾借款32亿元。时间来到2019年,与江苏赛麟同期的造车新势力已经纷纷推出了量产车上市,但江苏赛麟依然连个影子都看不到。

为了打消外界的顾虑,2019年王晓麟在北京鸟巢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发布会,关于这场发布会的费用,一说2亿一说3亿,王晓麟本人甚至说“只花费了6000万元”,具体是多少已经不重要,反正不便宜。本次发布会邀请了杰森·斯坦森和吴亦凡来站台,并向大家展示了4款车——赛麟S7、赛麟S1、赛麟迈迈以及赛麟迈克,4款车的画风完全完全不一样,很难想像这是一个品牌的产品线。

实际上,这些都是王晓麟东拼西凑的产品。赛麟S7,早已经在2009年就停产了;赛麟S1,就是收购来的 Artega GT;赛麟迈迈,就是My Car,重点是它还只是外壳,纯电相关的技术还是赛麟团队后来研发出来的;赛麟迈克,完全是蹭SUV潮流而硬拉出来的车。

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此时,江苏赛麟唯一能够量产的只有那款A0级小车赛麟迈迈。就是这么一款“老头乐”,在2019年年底上市的时候竟然补贴后售价还要15.88万元起,简直离谱。至于那两款稍微和“速度与激情”沾上边的赛麟S1和赛麟S7压根就没有上市。

赛麟迈迈在天猫旗舰店上架,王晓麟在采访中表示迈迈在30天卖出了31辆,然而天猫旗舰店显示仅卖出了9辆,并且不到半年的时间赛麟的天猫旗舰店就关闭了。同年,青年汽车破产,生产资质宣布凉凉,江苏赛麟连生产资质都借不到了。

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事已至此,江苏赛麟已经摇摇欲坠,很快王晓麟在中国的大骗局被一个“热搜”揭穿。2020年4月27日,江苏赛麟前高级法务经理乔宇东实名举报王晓麟。举报中提到江苏如皋确实拿出了66亿给江苏赛麟,并且还提到王晓麟通过他的妻子以及好友转移资产到海外。

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此后的100天,江苏赛麟迅速倒塌,账户被冻结,高管和员工纷纷离职,然而王晓麟本人早已“金蝉脱壳”回到了美国,并且将造车失败的责任推脱的一干二净,将华尔街大律师的口才发挥得淋漓尽致,当媒体问王晓麟有没有回国打算的时候,他拒绝回来,理由是“买不到机票”,并且回应“我现在回国毫无意义”。

赛麟骗局败露!王晓麟是如何从律师变成“大老千”的?

编辑说:发展新能源汽车这些年,有人做实事想造车,有人想趁机捞油水,王晓麟显然是后者,妥妥的“第二个贾跃亭”。最初他在美国接触造车业务,就是想搞移民生意,造车?不可能的。后来在中国搞出的江苏赛麟,也不过是他空手套白狼的一出“千王”把戏,跟他合作过的人有仰融和庞青年,他们俩一个因为“华晨案”而远遁美国,一个20余次列入失信名单,简直是“卧龙凤雏”,王晓麟跟他们的合作说白了就是骗子联手罢了。回看如今中国的新能源车市,虽然曙光初现,但赛麟事件说明了,咱们的造车之路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要走。

标 签 赛麟   江苏赛麟   王晓麟  
关注电动玩家,玩转电动车
未知的车型 有兴趣?
是否要放弃奖励
全部填写问卷才可以领取哦
确定放弃
再看看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