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要做电动车界的安卓?那贾跃亭岂不可以下周回国

前沿车市2020-10-20

2020年的汽车市场存在各种不可能性,有的急流勇退生死未卜,有的却选择在这个时候杀入市场,别人恐惧我贪婪,别人贪婪我恐惧。

10月16日,在第一届“鸿海科技日”上,富士康宣布正式进军电动汽车领域,并推出其MIH EV电动车平台。众多周知,富士康是火凤凰无宝不落,但他们的目的不是要创立汽车品牌,也不会生产整车,但是在2025年到2027年间,他们要为全球10%的电动汽车提供零部件或服务。

按照估算,2025-2027年全球电动汽车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3000万辆,这意味着,每年至少有300万辆新车与富士康有关。

成为汽车界的安卓

车梦,富士康一直都有,从郭台铭到刘扬伟。

2015年,富士康联手腾讯和和谐汽车联手打造和谐富腾”项目,看似靠谱的三方公司,但项目不了了之,当年的付强后来创办了爱驰,戴雷和毕福康也去了拜腾履新,当然,二位也已经离开了拜腾,可见造车之路崎岖万分。

富士康后续动作不断,富士康对于造车似乎有点执着,我们看到的动作包括投资小鹏汽车、与FCA成立合资公司、与裕隆汽车成立合资公司,虽然还没有实质性的产出,但这一切好像都是为自己“造车”而铺路。

最终,富士康也拿出了自己“造车”的方案——纯电动底盘平台MIH。公开信息显示,富士康将建立开放平台,为汽车制造商生产包括电池和汽车互联网服务在内的关键电动汽车零部件。某种程度上,这正是汽车行业的安卓系统。

富士康认为,自己不仅仅可以为苹果代工,而且还能为车企提供一整套的电动车解决方案。客户可以在MIH电动车平台上,选择轿车、SUV、MPV的底盘设计,根据自己的需求定制车身轴距、动力、电池容量等参数,并最终交由富士康生产。

从目前的资料来看,MIH电动车平台可选择的车型参数非常丰富,基本覆盖目前市场上主流车型。新的底盘平台能兼顾横跨B-E级车,支持前驱、后驱和四驱三种不同车型。配备的电池包电量暂时被划分为93kWh、100kWh和116kWh三个级别。当然电机也可以自行选择,前驱电机可选择95kW/150kW/200kW,后驱电机可选150kW/200kW/240kW,玩法多样,变化多样。

除了硬件之外,富士康也提供软件层面上的支持,诸如自动驾驶通讯、实时操作系统等。野心更加大的是,富士康还将会自己制造电池,计划在2024年前推出一种商业化固态电池,这有可能取代当下电动汽车领域常用的锂离子电池。资料显示,丰田在2010年就已经开始研究固态电池,固态电池相比起目前的三元锂电拥有无可比拟的优势,电量从0到100%仅需15分钟,使用30年后仍保持90%以上的性能。

富士康会为车企提供一整套的解决方案,在这种模式之下,汽车品牌似乎可以更专注自己的软件、营销、设计等领域。

门口站着野蛮人,转型势在必行

众所周知,富士康是世界首屈一指的代工厂商,虽然足够的大,但却缺少议价权,利润极低,这也是富士康人说成是“血汗工厂”的原因,早些年尚有工人轻生的新闻出现。

富士康2019年财报显示,该公司去年第四季度实现营收1.73万亿新台币(约合577.96亿美元),创历史第二高纪录;2019年全年,该公司实现营收5.33万亿新台币(约合1780.65亿美元),同比增长0.82%,创历史新高。但是,2018年的营收同比涨幅高达12.47%,换句话来讲,富士康的营业收入在大幅收窄。2019年的净利润下滑11%,跌到1153亿台币,已经持续3年下滑,富士康必须寻找新的营收突破点。

富士康的工厂遍布全国,只要富士康需要,我相信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政府会拒绝给富士康提供用地,因为富士康的工厂就是GDP的代名词。

富士康有人、有地、有技术,而且还是宁德时代的股东,也与多家主机厂有合资关注,造车对于富士康来讲太简单了,分分钟就能搞一个品来出来,但为什么他们依然没有这样做?

理由很简单,富士康实在是太了解造车了,因为它本身也有汽车零件业务。2019年,鸿海在汽车零部件领域的销售额接近95亿新台币。

当富士康越了解一件事,会越清楚事情背后的本质,研发、资金、经验、上下游供应全部都是陨石巨坑,无数前辈已经被拍死在沙滩上。一方面富士康需要投入巨额资金,百亿资金只是造车入场券,几年的净利润全部投入进去造车,实在是冒险。另一方面,富士康并没有任何的整车造车经验,贸贸然进入一个不熟悉的领域,不是一个成熟公司应该做的。

就像大家都觉得博世有能力造整车,但一直没造是差不多的一个道理。

造车到底有多难?近年来也有不少新势力车企传出停摆、停产的消息,但更多的还是胎死腹中。2019年10月,戴森宣布停止其耗资25亿英镑(约合人民币221亿元)的电动汽车项目,宁愿放弃百亿投入也要壮士断臂,也是折射出造车的高昂成本。

“富士康模式”让更多新势力咸鱼翻身?

当我们天天都在说“新势力”的时候,其实能够上市销售的品牌只是冰山一角,就算能上市,也有很多是昙花一现。

假设富士康模式是成功的,那么车辆“底子”就不需要再花钱研究,直接可以设计外观内饰和车机系统,大大简化汽车研发过程,更关键的一点是,关于汽车硬件的测试时间都可以免去,大大减轻企业的负担,车企更多的是做好软件层面上的东西。

如果这样的话,贾跃亭是不是可以下周回国了?

声明:此文章所有文字、图片皆来源于该公众号或对应网站; 涉及到版权纠纷皆与新车评无关。
分享: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