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思亮

——成长于教师家庭,出身自军旅院校,工科思维塑造了我细致严谨的处事风格,人文情怀孕育了我纯净温良的为人品质。

我最喜欢的车评人和编辑

  • 朱茵

    在汽车媒体界待了十余年,做汽车新闻无数,试车无数,跳槽一次,第二个报到的“单位”就是新车评。由由浮华到简单,唯有客观、中立的汽车品鉴,仍是执着不变的理想。

    曾昭庆

    开车浮躁,摄影待考;字里藏刀,为人低调。

    冯晞帆

    学名叫“稀饭”,经常口没遮拦,深得厂家反感。

    钟永坚

    汽车专业出身,从小迷恋上汽车,一发不可收拾,赛车一直是我追逐的梦想。

    林晋

    人、车、生活。以每天与汽车打交道为理想职业,追求与其最紧密的肌肤接触,渴望进入它的内心世界与其对话。

    何仲维

    一个圆润的编辑。

  • 李立山

    骨灰级汽车发烧友。商科毕业。在英留学期间曾因开毁数车和倒卖二手车忽悠各国友人,而被同学戏称为Auto killer。

    尤倩

    从高中开始就很喜欢汽车,最大的愿望是找一部跟自己“气味相投”的车子。最近有变瘦的迹象。

    裘立志

    爱汽车,爱摄影,从认识字就开始看汽车评测文章,十分享受与车独处的每一分钟,最大的愿望是有生之年能试遍所有的车。

    柳笛

    车辆工程专业出身,CUHK理学硕士,具有淡淡人文情怀的非典型理工男。兼任新车评网木匠。

    陈志豪

    视汽车如配偶,入行前很花心,入行后方知想要找到那个与自己气味相投的真爱不易。

    雷振宁

    童年便在汽修厂厮混,12岁将家中老海狮“开”进水沟,挨揍固然少不了,但也因此彻底爱上了汽车,随着年龄的增长,开车有越来越胆小的迹象。

  • 张亦驰

    美帝求学归来后坚信没什么是一台V8不能解决的。将V8塞进IS200后开始了空调常坏的噩梦。人生格言:不是V8还算车?

    葛思亮

    成长于教师家庭,出身自军旅院校,工科思维塑造了我细致严谨的处事风格,人文情怀孕育了我纯净温良的为人品质。

    陈函

    小时候沉迷四驱兄弟,大学选择机械设计,从造车到评车,热忱不减,初心未变

    廖裕豪

    曾被人问起“除了汽车,你平时还有什么爱好?”当时我停顿了很久,说不出话。

    特邀作者

    除了新车评编辑部同事,我们也会邀请其他作者在这里发文,所以来这里看看,您或许会得到惊喜。

    编辑部公告

    非常欢迎各位亲爱的网友来“踩场”,和编辑部打成一片!

  • 曾昭庆

    开车浮躁,摄影待考;字里藏刀,为人低调。

    冯晞帆

    学名叫“稀饭”,经常口没遮拦,深得厂家反感。

    李立山

    骨灰级汽车发烧友。商科毕业。在英留学期间曾因开毁数车和倒卖二手车忽悠各国友人,而被同学戏称为Auto killer。

    曾颖卓

    7岁前坐公车站在司机旁边看开车,读书时啃汽车杂志比教材认真。节操与干货齐飞,愤青共逗比一色。

    柳笛

    车辆工程专业出身,CUHK理学硕士,具有淡淡人文情怀的非典型理工男。兼任新车评网木匠。

    张亦驰

    美帝求学归来后坚信没什么是一台V8不能解决的。将V8塞进IS200后开始了空调常坏的噩梦。人生格言:不是V8还算车?

编辑室观点

C919首飞启示录:中国汽车工业为什么落后那么多

http://www.xincheping.com/ 作者:葛思亮 2017-05-08 评论 (269)
【98年3月23日,歼10战机成功首飞后,宋文骢总师与功勋试飞员雷强潸然泪下】落笔之前,心情是复杂的,作为一个对新中国航空工业发展史了然于胸的资深军迷,作为一个脱下了军装但依然时刻准备献身使命的人民解放军战士,看到C919顺利首飞,那些发自内心的激动、感动,是无可抑制的,是难以言表的……虽然从首飞到最终定型乃至交付用户还需要数年的时间,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定下一个初步的结论——这是一架具备世界先进水平的窄体干线客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