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测  > 新车评网致炫赛车队  > 12小时耐力赛总结:让人扼腕的终点前退赛

12小时耐力赛总结:让人扼腕的终点前退赛

新车评网 编辑:曾颖卓  2017-01-03   评论 (0)

以一场败仗来告别2016年,那么2017年怎么样都会变得更好呢。

关键词: 致炫 赛车 耐力赛

虽然我们没能获得一个期待中的结果,但毕竟这是一场我们等待了一年的比赛,参与其中就很好。12个小时很短,不过地球自转半圈,一天中的二分之一,一年中的1/730;12小时很长,我们一个团队全力去战斗,赛车狂奔350圈,这是让所有参与者都终生难忘的12小时。

在去年同期举办的6小时耐力赛车手会上,赛事主办方就丢出了“2016年中国第一场12小时耐力赛”这个重磅炸弹,当时整个场面就“哄”的一声,接下来,在场的所有车手都自发地鼓掌加欢呼,既为主办方的魄力,也因为自己对这场比赛充满了期待。一年时光匆匆而过,之前729个12小时的等待与筹备,就为了12小时耐力赛的终极一战。

本场比赛的竞争不可谓不激烈,虽然规划中是满额60台赛车,最终站在出发线前的赛车少了12台,但中间不乏性能强大的世界级赛车,一一辆英国Radical(感兴趣者可以维基一下这个品牌)的SR3(全场总冠军获得者)、三辆快且稳定的TCR赛例赛车(改装规格低于WTCC,圈速和CTCC 2.0T赛车接近)、保时捷911 GT3、宝马M3等,很多强有力的老玩家,如华扬车队的本田雅阁CTCC赛车、多次全场总冠军九记车队的Integra DC5等更不在话下。

所有的车队都为这场创造历史的比赛做好了充分的准(烧)备(钱),我们也不例外。赛前我们将所有的易损耗零件都更换了全新品,包括发动机变速箱也是全新的。发动机虽然没有之前几场的版本那样进行了深入的改装,动力输出也不及之前。但为了耐久度牺牲一些动力输出,我们是可以接受的。变速箱的齿比也经过了调整,每一圈换挡的次数减少了,这样既降低了操作强度,让车手可以更舒服地跑比赛,更可以降低变速箱误操作的风险。之前断裂的悬挂摆臂加长螺丝,这次也是痛定思痛,换了另一个设计方案,希望可以撑过高强度的比赛。赛车的很多易损件都买了两套,一套更换,一套备用。就算车队经理如何勤俭持家,一个不留神还是花出去了十多万。

考虑到12小时如同马拉松一般的赛程,我们也和很多车队一样,选择使用5名车手,确保每一棒车手在两次出车前都有充分的休息时间,毕竟我们不是职业赛车手。YYP、澳迦、阿聪、阿卓再加上外援车手胡启明,我们在扩员时依然保留“外援车手”不超过1名的原则。

在自由练习中,YYP、阿聪和阿卓轮番上阵,车手们表示,虽然赛车的开法没有之前那么擅长发挥速度,但是一圈开下来的确更轻松了,人和车的压力都没那么大。耐力赛始终比拼的不只是圈速(当然能夺得全场总冠军的Radical赛车在正赛时单圈最快可达到1:22,TCR赛车也有1:24),赛车和车手的稳定性也是相当重要。对于我们这些预算有限的小车队,“低成本-快-稳定”三者只能三选二的铁律下,权衡之下只能相对地牺牲一点速度了。这就类似跑马拉松,对于非专业运动员,为了保证完赛,把配速降下来是最稳妥的方法。

排位赛还是由胡启明出马刷圈,在为正赛保留轮胎实力的考虑下,“随便”跑了一圈1:34.4就回来“静养”了,排在第30位发车。还是那句话,12小时的比赛,废掉一套轮胎来拼死往前挤一位是不划算的。

至于12小时如何排兵布阵,我们会根据场上出现的情况A/BC,分别执行方案1/2/3,然而如果场上先是状况A再到状况C,那就……总之一路沙盘推演下来,发现12小时的情况太复杂了,我们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顺着轮胎磨损节奏(每三小时一套轮胎)、汽油消耗量(每100分钟用完一箱汽油)来安排进站换人。

这真的是从头到尾都是一场特别的比赛,正赛的发车区被挪到了赛车场所在的肇庆大旺镇的城区。之前我们觉得把赛车开出赛道,在开放道路上奔驰,这样的安排挺奇葩的,但去到现场才发现,原来在闹市等候起步,有一种在赛车场都找不到的好气氛,被看热闹的群众围观的感觉真不错。看得出来主办方有意让赛车更接地气。

的确,对于大旺镇来说,赛车算是一个特色了,如何将这种看似象牙塔尖的玩意儿转化成大旺镇甚至肇庆市的一个城市名片甚至城市文化,我们每一个赛车人都有义务为此作出努力。

大旗一挥,比赛正式开始,先发车手胡启明驾驶着致炫赛车,跟随安全车的带领回赛车场,比赛才正式展开。一开始比赛进行得比较顺利,胡启明继续发扬丰富的实战经验,一路超车,最快曾一度回到排位表的“第一屏”(赛会滚动显示的实时排位表,每一屏最多显示20位)。然而好景不长,在胡启明即将结束自己第一棒的时候,赛车的机油压力丢失,机油温度暴涨,原来是机油冷却器出现漏油的情况!胡启明马上开车回Pit,耗费20分钟更换一个全新油冷器之后,顺便换YYP上阵。这时比赛进行到大约1小时40分。

YYP在场上拼命地向前追赶,希望能将此前进站抢修的落后的十多圈尽量往回追。然而油压低油温高的噩耗再次来袭!这时车队经理永坚的眼睛里满是焦灼。YYP只好重新回到维修区抢修。原来刚刚更换过的全新油冷器,因为接头的防漏垫圈和之前的油冷管路不匹配,机油又发生泄漏。更换好垫圈后重新出发,这又耽误了20分钟,我们赛车的排名掉落到了“第三屏”,也就是40名开外。所幸这一次进站彻底排除了这个故障,接下来直到比赛结束问题都没有再出现了。

YYP苦苦追赶到比赛的第三小时开始,换上阿聪。阿聪采取稳扎稳打的跑法,帮助致炫赛车稳步积累圈数。阿聪无惊无险地完成自己40分钟的比赛,这是致炫没有出任何状况的一棒,车队上下原本悬空的心也放下了。之后换上阿卓,阿卓在赛道上跑了1小时,目睹了其他一些赛车发生了失误甚至冲出赛道,赛车排名重新回到第二屏,虽然只是中下游,但已经回到媒体组第三名的位置了。(第一名是一台TCR赛车,第二名是刚刚完成性能升级的华夏杯赛车)

阿卓之后是澳迦接过致炫赛车。赛车慢慢地又上升了几个排名。不过澳迦在比赛进行到大约第5小时的时候,因为想要超过前车,而误踩上了T1刹车区之前遗留下来的机油渍,导致车轮抱死冲出了赛道。好在当时车速不算很快,赛车没有严重受损,回到维修区之后经过简单修整就没事了。

不过致炫赛车从此往后就开始“咧开嘴”了,致炫告诉我们,遇到挫折也要保持微笑,不然皇冠会掉。

赛车换上胡启明后迎着夕阳重新出发,在满打满算的1.5个小时里,胡启明帮助我们把赛车的名次提升回到了第30位,也就是发车的顺位。比赛进行到7.5小时,阿卓从原点重新出发,这时候天色也逐渐暗下去了,赛事进入到夜赛模式。在夜间比赛,视野不清加上赛道不熟,很容易发生意外。阿卓又再次目睹几辆赛车错过刹车点冲出了赛道。阿卓开了1.5个小时之后,赛车排名来到第27名,赛事进入最后三小时倒数。

阿卓下,YYP上。YYP继续在夜色中往前潜行,抓住很多外地赛车不敢在陌生的赛道“开夜车”的机会,再度将致炫的排名往前带。再加上胡启明本人的第三棒,赛车离“第一屏”只剩下两圈的距离。最后的20分钟,车队决定让新车评车队的第一任车队经理澳迦来驾驶,让这位开荒元勋来冲过12小时耐力赛的终点线。

然而咬牙坚持到比赛终结前的10分钟倒数,最后赛车竟然戏剧性地不支倒地,原因是下摆臂轴承碎裂(和上次不是同一个位置),导致下摆臂松脱,传动轴掉落失去动力。简单回放一下,其实在最后倒数半小时的时候,致炫赛车已经有点刹车跑偏,传动系统也有很大的杂音,这时候即将失效的部件已经到达极限了。

在耐力赛里需要维修的赛车有很多,证明这场比赛的艰辛程度出乎意料之外。但是致炫赛车没能多支撑完最后的十分钟。是不是丰田被下了降头,逃不过长距离比赛最后时刻无法完赛的魔咒?如果这次的零件断裂哪怕发生在第11个小时,我们都有办法把赛车抢修出来,然后重新出发冲过格子旗,至少能完赛。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在比赛即将结束前10分钟,赛车退赛。

人可以换,车则要连轴转跑马拉松。从远处看到“虚脱”罢工的致炫赛车被缓缓拉上平板车,真想摸摸致炫的车头,和它说一句,兄弟,你尽力了。退赛虽然很遗憾,尤其是离终点只有一线之差的时候。虽然结果难说让人满意,但是整个车队上下,为了这场比赛已经尽力了。回顾这一年,新车评赛车队走得都不是很顺,一路都是磕磕碰碰的,但这也许就是赛车在教我们一些人生道理:没有谁是天生的赢家,也没有谁可以一直吃老本(王菲请抄收),只要一个细节崩盘有可能全盘皆输。输就输吧!

以一场败仗来告别2016年,那么2017年怎么样都会变得更好呢。

标 签   致炫   赛车   耐力赛

参数配置YARiS L 致炫

官方价:0.0 - 10.88万

排 量: | 1.5L | 1.3L

变速箱: 4挡自动 5挡手动 CVT无级变速(模拟8挡)

正在进行的长测

  • 长测议事厅
  • 广汽本田雅阁混动
  • 江淮瑞风A60
  • 宝骏510
  • 帝豪GL
  • 东风风行F600

我们都做了哪些车型的长测